本頁主題: 唐.杜甫〈今夕行〉賞析 打印 | 加為IE收藏 | 復制鏈接 | 收藏主題 | 上一主題 | 下一主題

天涼無心
級別: 白丁


精華: 0
發帖: 52
威望: 0 點
金錢: 0 元
貢獻值: 0 點
注冊時間:2007-11-08
最後登錄:2007-11-08

 唐.杜甫〈今夕行〉賞析

「古體詩」鑑賞系列之 002—— 對杜甫〈今夕行〉的欣賞/天涼無心壹、【緒論】:自民國九一年初政府開放彩券發行以來,國人好賭的美名又再度得到了印證。風靡的時候,投注站前摩肩接踵的情景比比皆是,頗有演變成為全民運動的轟烈傾向,進而引發層峰的「深度」憂切…,所幸,絕低的中獎機率,不斷背負著澆醒賭客們黃粱春夢的神聖使命,一次次強力的重挫之下,一段逐錢的熱潮終究漸次趨於平靜了。中國人好賭的美德,依《史記》等書所載,遠在殷商時期就已流行了,歷來相關的紀錄亦復不少,以詩作而論,《全唐詩》中描寫「博塞」之局的作品甚夥,然如杜甫所勾勒那般傳神與投入,可說絕無僅有,詩聖精湛的描述功力,委實令人嘆為觀止,就在吆喝的狂熱聲中一幀幀貪婪的場景,生動地呈現在讀者面前,杜甫的〈今夕行〉,不僅可說刻畫了人性的醜態,亦復間接呈現了詩人「入境問俗」的另一層面,值得我們細細觀摩。貳、【原詩略註】:〈今夕行〉今夕何夕歲云徂,【1】更長燭明不可孤。【2】咸陽客舍一事無,相與博塞為歡娛。【3】馮陵大叫呼五白,【4】袒跣不肯成梟盧。【5】英雄有時亦如此,邂逅豈非即良圖。【6】君莫笑,劉毅從來布衣願,家無儋石輸百萬。【7】【略註】:【1】 歲云徂,一年即將過去。云,語助詞。徂,逝。韋孟詩:「歲月其徂,年其待耇。」【2】 更長燭明,更換了長明燭,《楚辭》:「蘭膏明燭,華燈錯些」;孤,辜負。《庚溪詩話》:「不可孤,言不負此夕。」【3】 塞,(上竹下塞)也,為博戲之一種,《說文》:「(上竹下塞),行棋相塞謂之(上竹下塞)。」。【4】 《庚溪詩話》:「馮陵,意氣發揚貌」;五白,古代骰子(「樗蒲」)的白色面,五子皆白,為貴采。和凝〈宮詞百首〉:「錦褥花明滿殿鋪,宮娥分坐學樗蒲。欲教官馬衝關過,咒願纖纖早擲盧。」【5】 《庚溪詩話》:「袒跣,袒臂跣足也」,捲袖袒臂,光著腳丫,極狀賭博之投入情形;「梟、盧」,樗蒲的兩種勝采,么為「梟」,最勝,六為「盧」,次之。相關成語「呼盧喝雉」,乃擲「樗蒲」時的呼喊聲,古人骰子五枚,上黑下白,黑者刻二為犢,白者刻二為雉,擲之五子皆黑為盧,二雉三黑為雉,二犢三白為犢,全白為白。(引自仇兆鰲《杜詩詳注?附考》)【6】 邂逅,《杜臆》:「邂逅良圖,謂失意中偶然遭遇,便成良緣,此貧人意想之詞。」【7】 劉毅,東晉人,家貧,後與劉裕起兵反抗桓玄之亂,建功;「儋」通「甔」,儋容一石,故稱儋石,一石十斗。《南史》:「劉毅家無儋石儲,樗蒲一擲百萬。」唐?李遠〈友人下第因以贈之〉:「劉毅雖然不擲盧,誰人不道解樗蒲。黃金百萬終須得,只有挼莎更一呼。」參、【韻文衍譯】:今夜是什麼日子呢?原來又是一年將過的時節。更換了長明燭,熱鬧將至,豈能孤單度過守歲時分。咸陽城的旅社裡,客閒無事,便與同樣天涯淪落的夥伴們賭博尋歡。擲骰子時我袒臂赤足奮力吆喝著,可惜呈現出來的結果總不能如願地轉出黑盧。唉,我說啊,英雄落難的時節總是如此的不順,難道這一次的相逢偶遇還不是我大顯身手的時候?我說別再嘲笑我了,難道您沒看見當年劉毅還是尋常百姓的時候,家無十斗的米糧就敢輸錢百萬了。肆、【作者題解】:【作者】:杜甫(712?770)字子美,世稱杜少陵、杜工部,祖籍襄陽(今湖北襄陽),出生於河南鞏縣。祖審言,有詩名。據詩人〈壯游〉一詩追述,甫七歲即有壯思,九歲勤寫書法,用力甚勤。年十四、五,已具聲名,時洛陽文人崔尚、魏啟心以班固、揚雄媲美,可知其才。開元十九載(731),年二十,始遊歷天下,自洛陽行經江寧、蘇州、會稽等地賞玩,廿三年,返回東都應舉,不第,隔年,出游齊、趙(今山東、河北南部)二處。開元二十九年(741),復回洛陽,約此前後與司農少卿楊怡之女結親,成婚雖晚,然夫妻恩愛,白頭偕老。天寶五年(746),至長安城經營仕進之舉,六年,玄宗詔令天下之士通一藝以上者,皆到京師就選,時宰相李林甫以作惡多端,深恐遭致士子舉發,遂陰令尚書省試問概不錄取。七年,緣生活壓力日增,杜甫投詩尚書左丞韋濟,冀請援引,不果,又轉求汝陽王李璡、京兆尹鮮于仲通、河西節度使哥舒翰等,天寶十年(751),上殿投獻〈三大禮賦〉,玄宗奇之,召試文章,未合所好,復進〈封西岳賦〉、〈雕賦〉等作,延至十四載(755),方被任命為河西縣尉,不赴,後改任右衛率府兵曹參軍,管東宮宿衛,官八品,迫於現實之故,勉予就職,時年已四十四。同年季冬,「安史之亂」起,隔年六月攻陷長安,玄宗出幸蜀,七月,肅宗即位靈武(位居寧夏),時甫安置家人於鄜州羌村(今陜西富縣),八月,擬奔赴靈武效力皇輦,孰料中途為叛軍所獲,解赴長安監控達八月之久。至德二年(757),甫趁隙潛逃出京,時肅宗已進駐鳳祥(今屬陜西),詩人落魄襤褸,是時「麻鞋見天子,衣袖露雙肘」(〈述懷〉),肅宗憫其忠誠,授官左拾遺,上任伊始,旋因直諫房琯案逆觸龍鱗,後出為華州(陜西華縣)司空參軍。乾元二年(759),甫深感皇帝庸聵無望,加以關中久旱饑荒,覓食無依,遂棄官挈家遷往秦州(今甘肅天水西南),然困境依舊,後轉赴同谷(甘肅成縣),不意更苦,居不黔突即倉皇轉入蜀州成都,後遂寓居城西浣花溪畔草堂。代宗廣德元年(763),詩人客居梓州,二年應嚴武之邀重回成都,並因其表薦升任檢校工部員外郎。永泰元年(765)四月嚴武病故,甫頓失依靠,遂告別成都草堂,雇舟出峽,途經嘉州(今四川樂山)、戎州(今宜賓)、渝州(今重慶)、忠州(今忠縣)等地,船泊雲安(今四川雲陽)一帶,因病滯留半載。大曆元年(766)春末,遷往夔州。三年初,甫攜家遷離夔州,後至岳陽、潭州(今湖南長沙)等處,五年(770)四月,湖南兵馬使臧玠於潭州造反,甫逃難至耒陽,遇大水遭困旬日,縣令具舟迎甫而還,不久病卒,享年五十有九。《新唐書?杜甫傳》贊曰:「(唐詩)至甫,渾涵汪茫,千彙萬狀,兼古今而有之。他人不足,甫乃厭餘。殘膏賸馥,沾丐後人多矣。故元稹謂詩人以來,未有如子美者。甫又善陳時事,律切精深,至千言不少衰,世號詩史。昌黎韓愈於文章慎許可,至於詩歌,獨推曰:『李杜文章在,光焰萬丈長。』誠可信云。」此一評價甚為中肯,當為定論。【題解】:杜甫一生的詩作風格,粗略的劃分,可區開為四個時期來看待:其一為天寶十四年之前,基本上詩人在本期中的作品,是呈現著「會當臨絕頂,一覽眾山小」(〈望嶽〉)的抱負與期許的,雖不免因著現實的挫折而有「到處潛悲辛」(〈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〉)的喟嘆,大體而言,「自謂頗挺出,立登要路津」(詩同上)的自詡之情仍然相當充沛;其二是天寶十四年受官「右衛率府兵曹參軍」之後的風格轉變,十年客居長安的結果竟不過得到八官小官的職缺而已,與原來的預期差異太大,不論詩人再如何樂觀自負,終究難掩失望的心情,杜甫〈官定後戲贈〉:「不作河西尉,淒涼為折腰。老夫怕趨走,率府且逍遙…」,詩作自嘲自解,傷感嘆老之意油然浮現,再者,客居京城期間對於朝廷腐敗、民間疾苦的現象亦多所見聞,是以「社會寫實」的杜甫乃應運而生,韓成武、張志民論曰:「十年困居生活的最大成果,是杜甫從一個『裘馬頗清狂』的官宦子弟改變成一個憂國憂民的詩人」(《杜甫詩全譯?前言》,河北人民出版社),赴任官職之前的〈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〉一詩堪為代表,所謂「許身一何愚,竊比稷與契」的自責之詞,令人不忍,而「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」的指控與椎痛,甚怖人心,其後「安史之亂」的發生,更可說將杜甫「詩史」風格的確立推向了高峰,長詩〈北征〉、組詩〈三吏〉、〈三別〉之作歷來傳誦不絕,影響甚大;其三,葉師慶炳《中國文學史?盛唐詩》中評道:「杜甫於肅宗乾元二年歲暮入蜀。次年,在成都西郊浣花里營建草堂。入蜀後之生活,雖亦數度流離,然大致尚稱安定。同時,烽火餘生,又值垂暮之年,心情日趨淡漠。於是風格漸漸轉變,過去淒楚憤怒之音日漸隱去,代之以老邁無成之感傷,間亦表現恬靜自適之心境。如〈江村〉云:『…多病所須惟藥物,微軀此外更何求?』當年『自謂頗挺出』、『竊比稷與契』之詩人,已被現實折磨至此,寧不可嘆!」(學生書局出版)上述評論,甚是知言;其四,代宗永泰元年(765)四月嚴武病故之後,詩人又開始了顛沛流離的生活,居夔州時期的詩作亦可視為一種特色,朱東潤《杜甫敘論》:「就在這個時期,他正在積蓄力量在詩作中爭取進入第二個高峰。這個高峰是多方面的。在七古、七律和排律方面他都做出極大的成績。」(木鐸出版)喬象鍾、陳鐵民主編《唐代文學史》:「杜甫漂泊西南時期可分前後兩段。一是『五年客蜀郡』階段…後一段為夔州期間。此時詩人老病相兼,萬方多難,悲憤滿腔而又百端壓抑,其詩多近體拗體,也多奇絕古拙之作,為宋代江西派所取法」(人民文學出版社),依上述說法,乃可知其梗概。本詩描述作者除夕夜裡在長安旅舍賭博的相關景況。詩作的完成,依仇兆鰲《杜詩詳注》引朱鶴齡《注》曰:「詩言『咸陽客舍一事無』,當是天寶五年,自齊、趙西歸至長安時作。」是時,詩人方當來到長安城開始銳意仕進的理想,屬於上述第一時期的思想呈現,因此,雖遭受現實的作弄,樂觀豪邁之氣依然,細觀本詩所提及的「邂逅」、「良圖」,並以「劉毅」自勉可知。伍、【內容賞析】:本詩如題解所云,天寶五年(746)左右,詩人方至京城準備一顯身手,因此,詩作呈現的自我期許相當可觀,以內容的佈構來看,詩文所採用的筆法是「兩兩相襯」的對比手法作為描述技巧的:「今夕何夕歲云徂,更長燭明不可孤」可視為一組,「咸陽客舍一事無,相與博塞為歡娛」為第二組,「馮陵大叫呼五白,袒跣不肯成梟盧」第三,「英雄有時亦如此,邂逅豈非即良圖」第四,「君莫笑,劉毅從來布衣願,家無儋石輸百萬」第五組,並作為總結。第一組中「歲云徂」相襯於「不可孤」,顯示出躊躇滿志的期待意態,二組的「一事無」相襯於「為歡娛」,說明了不願孤單試試手氣如何的心理,第三組「馮陵」呼應「袒跣」,充分描狀作者在賭局中的投入情景,而「英雄有時亦如此,邂逅豈非即良圖」作為「袒跣不肯成梟盧」的轉語,現實的失敗,對於英雄來說,不過是偶然的挫折而已,「良圖」雖非當下「邂逅」可成,然「英雄」的本色不改初衷,是故接著以「劉毅」自勉:雖身處布衣之時,擲錢百萬、面不改色的豪氣仍然是浩蕩淋漓的。以上是就內容的相襯性作為分析的主軸,若就通篇線索來看,末二句的「布衣願」可說就是〈今夕行〉一詩的最佳註腳:布衣心願無非平步青雲、一飛沖天而已。客舍賭錢雖說是「為歡娛」,勝負的賭注不也是一種可能的出路?所以,當看到詩人「馮陵大叫」、「袒跣」激動的舉止也就不足為奇了,此一行徑無乃顯示出渴盼一夕致富的夢想,更何況以「劉毅」擲錢百萬作為與詩人賭局的對比,並以「君莫笑」三字作為強調,反倒揭示了詩人非常在意輸贏的事實,也因此我們看到傳記中,困居長安十年的杜甫,後來汲汲於權貴的援引,甚至不惜向奸臣楊國忠的親信鮮于仲通等求助,說明了「布衣願」有其現實的侷限性,當然,是時的杜甫除了飛黃騰達的世俗之想外,「致君堯舜上,再使風俗淳」(〈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〉)的高尚職志,也是不可一筆抹滅的,而杜甫思想人格的偉大之處,更在此後熠熠而生輝,尤其是認清了政治腐敗的現實層面之後。復次就逐句分解以觀:首句「今夕何夕歲云徂」點明時間。「更長燭明不可孤」,令人有種摩拳擦掌、躍躍欲試的感受,「不可孤」三字,耐人尋味,此三字可理解為「不可孤單度過年節時分」,以此,為擺脫客居京城的鄉愁之思,「相與博塞」乃成為聊作慰藉的打算了;或者,理解為「不可輕易辜負時光」,躊躇滿志的期待意態凸顯而出,則「相與博塞」一語的「良圖」就有著落了,筆者較為傾向後者之說,因為觀看後來詩人對於賭注的熱衷與投入,是很難想像詩人的「博塞」之舉不過是為了「歡娛」而已的,當然二者兼有也是非常可能的。接著,「咸陽客舍一事無」一句可供想像的空間甚大,照理,天寶五年(746)詩人應已成婚許久,何以會在歲除之際單獨落腳「咸陽客舍」呢?古時最重年節,過年期間家人團聚是最為平常普遍的活動,而杜甫其間不在家團圓,卻選擇客居「咸陽」城(其實就是長安城),是何道理?恐怕,詩人別有「良圖」方是最為恰當的解釋,所以末後「邂逅豈非即良圖」一句,其實點出了作者的立場及打算,是以雖值年節之際,仍然客住「咸陽」,而會犧牲與家人團聚的時刻,旅居京城,也暗示著詩人有其不得不然的現實壓力存在,推測因為歲末年節,高官貴族們未必接待賓客,所以詩人在京城是有著「一事無」的窘境的,因此,「相與博塞」之舉可能就是當時捉襟見肘之下的一種賭注,而詩人所以會過度投入賭局,也就由此不難觀知了。「相與博塞為歡娛」一句,已如前所述,恐怕託口之詞較符合實際,不論為何,接下來關於賭博場面的描述,甚為可觀:「馮陵大叫呼五白,袒跣不肯成梟盧」。從這裡可以看出作者所參與的「博塞」之局,當非層級很高的場合,否則「袒臂赤足」、「馮陵大叫」成何體態?而由此亦可看出,杜甫其時身分地位的相對卑下,故與販夫走卒輩一同於陋舍裡設局博塞,進而投入忘我,甚是粗豪。博塞之局並非都是低下場合的,前文【原詩略註】中引和凝〈宮詞百首〉:「錦褥花明滿殿鋪,宮娥分坐學樗蒲」之句,即可看出文明雅態,此與「袒臂赤足」、「馮陵大叫」的情景是有一定距離的。同樣賭局,在少年公子的場合中,也斷不至於不顧形象至此,《全唐詩》中李群玉〈湘妃廟〉:「相約杏花壇上去,畫欄紅紫鬥樗蒲」,「畫欄紅紫」之句,已然沖淡了勝負輸贏的色彩;李益〈漢宮少年行〉:「分曹六博快一擲,迎歡先意笑語喧」,笑語喧鬧,對於博塞之舉方有歡娛的本意;而馮袞〈擲盧作〉:「八尺臺盤照面新,千金一擲鬥精神」,八尺臺盤下千金一擲,此一場面恐怕和杜甫的描述亦有一段差距;而豪秀超逸如李白者,〈猛虎行〉中「有時六博快壯心,遶床三匝呼一擲」,雖然「遶床三匝」卻也未至於「袒跣」、「馮陵」,〈梁園吟〉的「連呼五白行六博,分曹賭酒酣馳輝」,才是更有娛樂爽朗之氣的,因此,杜甫雖力陳「相與博塞為歡娛」,卻因著「袒跣」、「馮陵」的生動描述而露出了馬腳,饒是如此,賭局真正粗野的場面描述,也因著詩聖毫不保留地筆法而更加傳神寫實了。不過,若從另一角度思考「袒跣」之句,相關的聯想或可另作別論:因「袒」與「跣」皆有「露出」之意,故若將之引申為「呈現的結果」,則「袒跣」的粗野形象頓時改觀,於是「袒跣不肯成梟盧」之句,在此當可翻為:「可惜呈現出來的結果總是不能如願地擲出黑盧」,如此則形象的顧慮可以抹去,不失為解釋之一。惟此亦難免有其牽強之處,未可絕對堅持,因為掄袖擲盧,赤足踏凳,在世俗的賭局中,是不難見到的,而當時的杜甫的確景況貧困,無須強為隱諱;再者,「馮陵大叫呼五白」與「袒跣不肯成梟盧」是一組對照的詩句,「馮陵」言其神態,「袒跣」乃是動作,「呼五白」是期待的吆喝,而「不肯成梟盧」是結果的揭曉,兩兩對照,遠較粗略地將「袒跣」概括為「呈現的結果」更具張力,此是就事論事立說,當不為過。由於現實的無情,詩人只有自作寬慰之詞了,「英雄有時亦如此,邂逅豈非即良圖」,把格局拉高到英雄的暫時困頓,的確沖淡了失意的痛苦,而最末句「劉毅從來布衣願,家無儋石輸百萬」,以「劉毅」作為比擬,是自我淬勵的「答客難」之法,「劉毅」既然於後來成就了事業,那麼先前的挫折舛阨又有何可計較呢?詩人以此自陳心意:今夕的我,客寄他鄉的我,在此輸錢不過是暫時的,就像龍困淺灘一樣,只是蹭蹬一時罷了,我的志氣就像劉毅般豪情萬丈,連百萬的賭局都不以為意了,眼下的小小銀兩又有何可計較的呢?以此作結,的確是擴展了詩境的眼界,堪稱妙手。不過,若挑剔地說,杜甫於此運用「劉毅」典故,恐有未諦,因為史傳中的劉毅,最後是驕縱叛變而導致滅亡的,急於「解嘲」的杜甫,只考慮到賭徒劉毅的豪氣,卻未曾考慮到該人的真正底蘊,算是比喻失當的瑕疵,《南史?劉敬宣列傳》中寫道:「劉毅之少,人或以雄桀許之。敬宣曰:『此人外寬內忌,自伐而尚人,若一旦遭逢,當以陵上取禍。』毅聞深恨…」,可見得劉毅實在算不得好貨色,家貧而逞勇豪賭亦不過是鋌而走險的做法,未可鼓勵,杜甫因為賭局的挫敗而找來了劉毅典故作為開脫之詞,若深究起來,是不恰當的。當然,詩人的用意是專注在自寬自慰的激勵心態,將現實的失敗視為人生歷練的一點疙瘩,以此觀之,亦不失為積極樂觀的作法。陸、【意境之妙】:本詩若問意境,首要在於末段的豪氣,其次,當落在於現實場景的描狀之上。就豪傑之氣來說,「劉毅從來布衣願,家無儋石輸百萬」一語,似乎有著「千金散盡還復來」(李白〈將進酒〉)的豪邁之情的,對於本詩作境界的開展、格局的提昇,當有一定的幫助,可惜,刻意強調「君莫笑」之語,反倒予人有種急於辯解的窘境,是強逞之氣,並非自然流露的豪情,以此而論,反而是「此地無銀三百兩」的「解嘲」了,況且,典不擇人,比喻未必恰切,對於整詩來說,恐怕加分的效果不大。另外,就「現場意境」的寫實來說,葉嘉瑩《迦陵談詩》:「杜甫…他經常把他自己的一份強烈的感情,投注於他所寫的一切事物之上,使之因詩人的感情與人格的投注,而呈現了意象化的意味…杜甫詩之意象化乃是『以情入物』的結果,他原來就是因了把自己的感情投入,而使一切他所寫的現實之事物意象化起來的」(頁280,三民書局),觀看〈今夕行〉一詩歷歷如繪的摹寫,的確可以感受到「以情入物」的風格呈現。尤其是「馮陵大叫呼五白,袒跣不肯成梟盧」的傳神描繪,千百年來,關於博塞之局的摹寫,當推此為最,而栩栩生動的場面若非詩人親歷其境、親入其局、「以情入物」之下,是絕難描述如此貼切的,再者,現實環境的窘迫對於本詩作的成功亦有一定的助緣,饒是因為過度在意輸贏,是以「馮陵」、「袒跣」,渾然忘我,就像痀僂丈人所說的「雖天地之大,萬物之多,而唯蜩翼之知」(《莊子?達生》),就像戰國時候的寓言一樣,在光天化日之下搶錢,「只見其錢不見其人」,杜甫「馮陵」、「袒跣」的描述就有上述的傳神之妙,能將如是專注的神情勾勒出來,的確是不簡單的手筆。柒、【形式之美】:就形式來說,已如前言,第一組中「歲云徂」相襯於「不可孤」,二組的「一事無」相襯於「為歡娛」,此是順序對襯;就錯落對襯來說,首句「歲云徂」與三句「一事無」、二句「不可孤」與「為歡娛」又有意義上的承接,都是「孤單」之下強顏歡笑的打算,不論是現實生計也罷,不論是心情感受也罷,「徂」、「孤」、「無」等用字都有傷感之意,是以「為歡娛」的掩飾之情,也就不難推知了。另且,在意輸贏,故強陳「君莫笑」,良圖遭挫,便口稱「布衣願」,姑不論內容實義,就詩文形式來說,對襯的手法亦是相當巧妙的。歌行體的詩篇,往往著重於整體氣勢的表現,因此,就形式而論,用語「堅強」之處,俯拾即是,如「不可孤」、「馮陵大叫」、「英雄」、「良圖」、「君莫笑」、「布衣願」、「家無儋石輸百萬」等等,皆可感受,此亦促成了詩作張力的扎實,氣勢的不凡,值得稱賞。捌、【歸納總結】:賞析〈今夕行〉一詩的時候,筆者總會聯想到俄國大文豪杜思妥也夫斯基《賭徒》的描述,細看其中一段陳述:「…我們再押第三個,老奶奶幾乎坐不住了;她發亮的眼睛盯著那在轉動的盤子裡的數字刻痕間滾動的小球。…『再壓,再壓,再壓!再下注!』老奶奶叫道。…老奶奶的眼睛跟著輪盤轉的時候,通身發顫。…她的臉上有一種確定必贏的信念閃耀著,一種不可動搖的期待…」(遠景出版,孟祥森譯),如是描述,如此場景,與杜甫所謂的「馮陵大叫呼五白,袒跣不肯成梟盧」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呢?杜甫的〈今夕行〉就其全部詩篇來說,並非負有盛名之作,就意境技巧來說,也可說略有微瑕,然因時局的巧合,與現實的感觸,卻令筆者不禁對之賞玩再三!(本文完)
Posted: 2005-01-03 11:00 | [樓 主]
帖子瀏覽記錄 版塊瀏覽記錄
傳統中國文學 » 詩文賞析

Total 0.007826(s) query 5, Time now is:04-16 21:24, Gzip enabled
Powered by PHPWind v6.0 Certificate Code © 2003-07 PHPWind.com Corporation